亚搏亚搏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世界古塔:神明之所,也有人情味

物道君语:

古塔,是世界最遍及亲民的古修建。宫廷是帝王们的审美,园林是贵族构建的隐逸,大宅是官宦们的豪华。实在归于布衣俗人的修建太少。

唯一古塔,容纳所有人,也不归于任何人。

今日,物道君想共享六座世界最美古塔。

/

最早的佛塔来自印度,一座矮小的覆钵式修建,像坟堆,埋着佛陀圣骨舍利。塔即佛,佛即塔,人在塔下是藐小的。

印度佛塔,是涅槃之地,神明坟冢,离俗人很远。

佛塔传入世界后,坟堆变高变美,有形如楼阁式的高塔、有金刚宝座式的方塔。远看就是一横一竖,形如“丄”。横是塔的底座,标志人世,竖是塔的塔身,植根大地人世,直指苍天佛国,把高远的神佛拉回人世。

世界古塔,从此就有了情面味。你想一想:你家园的小城是不是有一座这样的塔?

每当夕照迎上塔尖,就会有许多人在塔下跳起广场舞,遛狗谈天,喧哗之间充溢烟火气,此刻的咱们,绝不会想着这是神明居所,涅槃之地。

咱们从小就知道古塔的存在,但是否留心过它的美,以及带来的温情呢?

1933年,当梁思成来到山西应县,见到那座梦寐的木塔之时,他半响都喘不出一口气。

在给林徽因的信里写道:“这一愉快片刻,是人生稀有的由审美天性所触发的锐感。我敬服极了,敬服制作这塔的年代和那年代里。不知名的大修建师,不知名的匠人。”

世界古塔之美,首推应县木塔。

图1|IreneLin

图2|woozii

这座建于千年前的塔,是世界最陈旧最高的木构修建,全称为佛宫寺释迦塔。而让梁思成惊叹的,并非其高与古,而是因这座塔里,怒放着世界古典修建最美的花——斗拱。

斗拱是世界独有的修建结构,把各部件用榫卯咬合而成,无钉无铆。而释迦塔的斗拱之多,是世界之最,可谓“斗拱博物馆”。

站在塔下往上看,你会感受到梁思成当年的窒息之感,全塔五十四种不同的斗拱,像四百八十朵怒放的莲花,人们描述这种美:百尺莲开。

千年来,当其他木塔毁于天灾,委于泥土之时,这座斗拱木塔,却顶过了一次次天灾人祸,元代的地震没震倒它,战役的炮火没轰倒它,乃至虫蛀也百般无奈于它。

正如释迦塔上的匾:“峻极神工”“全国奇迹”“天柱地轴”。

无一不在昭示世界修建艺术的巧夺天工。

一千三百年后,当大明宫只剩黄土,富有变成云烟时,所幸还有几座高耸入云的石砖塔。

最高的那座,是六十四米的大雁塔,一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它都是长安城里最高的修建,“突兀压神州,峥嵘如鬼工”,这副塔内的楹联说出了它的高耸。

当年玄奘西行归来,带回了8尊佛像,657部梵语以及佛祖舍利,之后建了大雁塔,寄存这些释教经典。

大雁塔不止礼佛之所,也寄存了世界读书人的最高愿望——分量。

图1|浩然视角

“曲江赴宴,雁塔留名”,其时中了科举之人,都会骑马游长安,曲江福演戏,雁塔留其名,标志着高升和远大的出息。

所以孟郊说: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27岁中举的白居易说:“慈恩塔下落款处,十七人中最少年。”

塔身留下的姓名,背面都是十年寒窗的苦读,穿越时空,锁在了大雁塔之中。

千年来,它等候着咱们,一起共享那份高兴。

图|一佳ONE

人们常慨叹彩云易散琉璃脆。人世的夸姣大都是不坚牢的,如果有好物遗存咱们应当感谢。

山西的飞虹琉璃塔,就像是陈旧世界留下的一个梦境,富丽又不实在。

图|雁行江湖 ?

进入飞虹塔的梦境需求关键,需求一场大雨一场晴,到时,温文的阳光会穿透空气的水珠,投射在古塔的琉璃瓦上,阳光本无彩,琉璃却有情,一道道光把塔身笼成彩色,宛如天外飞虹。

这是世界最美的琉璃塔,塔身塔内都有琉璃,黄绿蓝三种色彩能变幻彩色。

但最美的琉璃,仍是在塔的龙头套兽上。飞虹塔的套兽不同其他,每个套兽都嘴衔金铃,等风吹日照之时,这些套兽宣布叮铃清声,折射彩色光辉,是琉璃塔最美的时间。

琉璃塔好像借着这飞虹铃声,独爱咱们:人世夸姣不易得,但心之所诚,就总会有看到的一天。

浮屠落人世,古塔有情面。世界有宏伟孤高的浮屠,也有凋谢人世的小塔。

过街塔,就是世界最有情面味的塔。

这种塔建于元代,因游牧民族居无定所,为了便利礼佛,便在交通要道上修起了过街塔,以门洞的方式,跨国走道。

塔在佛在,人们每过往一次,便向佛顶礼一次。无需磕头烧香,苦行修炼,赤贫富有也好,男女老幼皆罢,只需诚意,通过便可顶戴礼佛,得到神明协助,绝处逢生。

走过过街塔,好像神明不再奥秘,亲热地像过往的老者,循循善诱,没有宗教的束缚,只需一颗诚意。

江南的昭关过街塔就是如此,形似古瓶,守着临江之口,塔的另一面就是西津古渡,是长江天堑。

每个舟楫来往的渡客,不管是不是释教徒,只需诚意礼拜,穿过石塔,就可以得到庇佑,安全渡江。

街有街塔,井有井塔。

在云南西双版纳,村村有梵宇,处处立井塔。

在西双版纳的傣族人心中,水是圣物,佛是崇奉。他们每天都会供奉洁净的水,泼水节也会用水倾泻对方,表明祝愿,释教有滴水典礼,会用清水给佛像沐浴,俗称浴佛。

所以当地每建成一座水井,他们都会请僧侣开光,然后建一座井塔,日夜看护,由于在他们看来,塔似佛,塔身是骨血,塔内有塔心。

一座井塔相当于一个井神,能保佑每一滴水的甘冽洁净。

图|玛吉卓玛

姑嫂塔在福建石狮,来源于当地的传说,据传其时一个海商外出,其妻子和妹妹每天都在岸边期望其归来,久而成石塔。

古时泉州,曾有很多的村民因不胜大旱,铤而入海,远走重洋,有的丢下家室,十余年没有回来,这些人被称为“番客”,本是华夏人,出海归来却成客。

一个“客”字,道尽心酸。

八百年来,只要姑嫂塔孤单地站立在海滨,目送着人们入海,又等着每个出海归来的游子。

姑嫂塔仅高20米,但在每个归家的侨客来说,却高达百丈,当船在风波之中流浪,看到姑嫂塔尖冒出海面那一刻,故土就在眼前了。

这座塔,就是家。

一座姑嫂塔,半部侨乡史,塔里有游子与故土的纠葛与期盼。

修建美学家王世仁说:“世界塔有很浓郁的情面味。它是人的修建,不是神的灵境;它凝聚着人的情调,而没有发射入迷的毫光。"

但今日咱们逐渐忘掉古塔给予的温顺。假使你没看到这篇文章,你可会想起家园那座静寂的小塔?

越是布衣的修建,越简单被忽视,越是习以为常的文物,越难得到维护。

图|流浪一帆

正如我家园那座小塔,历年来跳舞遛弯,歇坐旅游的人来来往往,磕磕碰碰,脱落了一块砖石,磨掉了一副岩画,历来都无人过问。更遑论有人记住那些无名工匠的雕刻,看见那些砖石里刻录着韶光的回忆。

古旧的砖石木构生出裂缝,古塔正跟着城市逐渐老去。

了解塔中情面故事,也许是咱们走进世界修建的第一步,也是咱们了解这座城市的第一步。

赞( 557 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亚搏 » 世界古塔:神明之所,也有人情味